台湾教育部坚持将三只小猪列入成语词典

消息台当局“教育部”在线电子辞典被爆“买春”、“打炮”等词意解释不当,关闭一个月,在各界千呼万唤下昨天终于重新开放,并拿掉上述有争议的词语,但“三只小猪”仍收在成语典的附录档。

据台湾《联合报》报道,台当局“教育部”在线辞典日前遭投诉,把“买春”解释成“买酒”,把“打炮”解释为放鞭炮,由于“打炮”的另一解释为“嫖妓”,读起来令人哭笑不得。台当局“教育部”没有立刻更改,但为了灭火,于11月28日紧急关闭站点。

这部重新开放的“重编国语辞典修订本”一口气修改700多条字词,之前引起争议的“买春”、“打炮”已经找不到,皆被注明“本词条释义研议中”。其它如“地下有知”的解释,也加上“若”字,修整为“人死后若还有知觉”,避免无谓争端;并将“日据”改为“日治”、“山胞”改为“原住民”。

至于也曾引起讨论的“烘培机”,修正辞典还是没有改,反而多加解释称烘培机是“首页”,坚持取英语Homepage的音译。

台当局“教育部”表示,之前暂时关闭辞典,不少使用民众抱怨得哇哇叫,但目前在线提供的是全面修订前的暂行版本,有修改之处将来还会同步更新。

另外,台当局“教育部”成语典也同步重新开放,若键入“三只小猪”,仍见收在附录档中。

据台媒指出,台当局“教育部长”杜正胜此前公开反对学生使用成语,因为“成语会让人思想懒惰”,他并赞成把“三只小猪”等词汇列入新版成语词典。对于此事在社会上引发的争议,杜正胜表示,成语不一定都是四个字的,他先把三只小猪的故事讲了一遍,又说:“如果看到小朋友写作业太草率,我就可以对他说,你不要像‘三只小猪’的老大,这就是运用成语。”

在一个遥远的山村里,住着一位猪妈妈和她的三可爱的小猪。妈妈每天很辛苦,小猪们一天天长大了,可还是什么事都不做。

一天晚上,吃过晚饭,猪妈妈把孩子们叫到面前郑重其事地说:你们已经长大了,应该独立生活了,等你们盖好自己的房后就搬出去住吧。

三只小猪谁也不想搬出去住,更不想自己动手盖房子,又不能不听妈妈的话。于是,他们开始琢磨什么样的房子。老大先动手了。

他首先扛来许多稻草,选择了一片空地,在中间搭了一座简易的稻草屋,然后用草绳捆了捆。哈哈!我有自己的房子了!老大乐得欢蹦乱跳。

第二天老大搬进了自己的新家,老二和老三好奇地前来参观。老二说:老三,你看大哥的房子,也太简陋了,我要盖一座又漂亮、又舒适的房子!

老二跑到山上砍下许多木头回来,锯成木板、木条,叮叮当当地敲个不停。不久,老二也盖好了自己的木房子。显然这比老大的要漂亮、结实得多。

老二很快搬到自己的新家住了,老大和老三也过来参观。老大赞不绝口,深感自己的房子过于简陋;老三看后说:我盖的房子还会更好的。

老三回到家左思右想,终于决定建造一栋用砖石砌成的房子,因为这种房子非常坚固,不怕风吹雨打,可这需要付出许多努力啊!

老三每天起早贪黑,一趟一趟地搬回一块一块的石头,堆在一旁,再一块一块地砌成一面面墙。哥哥们在一旁取笑道:只有傻瓜才会这么做!

小弟毫不理会,仍夜以继日地工作。哥哥们休息了,他还在不停地干。这样整整过了三个月,老三的新房子也盖好了!他好高兴啊!

有一天来了一只大野狼。老大惊慌地躲进了他的稻草屋。野狼嘿嘿地冷笑了两声,狠狠吹了口气就把稻草屋吹倒了。老大只好撒腿就跑。

老大径直跑到二弟家,边跑边喊:二弟!快开门!救命啊!二弟打开门一看,一只大野狼追了过来,赶紧让大哥进了屋,关好门。

大野狼追到门前停了下来,心想:你们以为木头房子就能难住我吗?他一下一下地向大门撞去。哗啦一声,木头房子被撞倒了。

兄弟俩又拼命逃到老三家,气喘吁吁地告诉老三所发生的一切。老三先关紧了门窗,然后胸有成竹地说:别怕!没问题了!

大野狼站在大门前,他知道房子里有三只小猪,可不知怎么才能进去。他只能重施旧技,对着房门呼呼吹气,结果无济于事。

野狼有点儿急了,他又用力去撞。当的一声,野狼只觉得两眼直冒金星,再看房子,纹丝不动。野狼真的急了,转身去找了一把锤子。

野狼憋足劲,挥起大铁锤敲了下去,没想到锤子把儿断了,锤子反弹回来,正砸在野狼的头上。疼死我了! 野狼大叫。他真的无技可施了。

野狼只好满脸堆笑地请三只小猪一起去郊游。三只小猪很聪明,也很团结。他们提前到郊外摘了许多苹果。不久,野狼来了。

三只小猪按计划迅速爬到苹果树上。野狼迷惑不解地问:你们到树上去干什么?老三回答说:我们在吃苹果呢!你要不要来一个?

野狼馋得直流口水,便满口答应了。老三摘了一个大苹果丢下去,苹果顺着山坡滚下好远,野狼在后面追,结果越跑越远。三只小猪趁机跑回了家。

野狼气急败坏地返回来,他绕着房子转了一圈,最后爬上房顶,他想从烟囱溜进去。老三从窗口发现后,马上点起了火。

野狼掉进火炉里,熏得够呛,整条尾巴都烧焦了。他嚎叫着夹着尾巴逃走了,再也不敢来找三只小猪的麻烦了。